开篇序

与善人居,如入兰芷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则与之化矣。与恶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

刘向《说苑·杂言》

当敲下这篇开序文章时,脑中就一直浮现《西部世界》里多洛莉丝起床后带着微笑接受每一天的画面,那首背景钢琴曲也伴随着萦绕耳梁,久久不能离去。人为的重置操作,还是阻拦不了残留意识的堆积沉淀,终究还是换来了最终的奋起反击。

我只希望能够给自己、给身边的人、甚至是这个社会,创造一些价值,留下一些许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