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基督山伯爵》有感

趁着放假的几天时间,终于看完《基督山伯爵》这部历史经典通俗小说。不少人在高中时已经听过这本书,对其作者亚历山大·仲马更是耳熟能详。当年的我们为了抓住自己的命运,拼命地背上几本经典文学的书名、几位大名鼎鼎的作家名字,以及在这些书里闪闪发光的名言警句,好让我们能在高考的卷子上多拿几分,在作文上多几个亮点。

也许正是因为那几分,才让我如今有足够的时间和心情拾起这些书,真正意义上的看上一遍。

查了一下《基督山》的创作历史,发现已然是一个多世纪前的作品,不愧为经典,在今日阅读依然能让人颇为受教。洋洋洒洒的一百多万的文字,记载了一部精彩的快意恩仇录。小说大概说了这么一个故事:

一位正直、勇敢的少年水手埃蒙德·唐泰斯远航归来,在即将踏入美满幸福的婚姻生活之际,遭受狭隘小人唐格拉尔和费尔南的诬陷控告,在与美丽的梅塞苔丝举行订婚仪式时,以叛国的罪名遭受逮捕扣押。又因在审判中牵涉到王室代理检察官维尔福的家族利益,这名不幸的水手被连夜押送至伊夫堡阴森的地牢判定囚禁终身。

在长达十四年暗无天日的牢狱生涯中,他有幸遇见了神甫法利亚长老,正是这位知识渊博、智慧化身的长老传授唐泰斯以知识,让他获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能力,并在出狱之后如期获得了基督山岛上沉埋多年的巨大宝藏。

逃狱成功的唐泰斯,以基督山伯爵身份开始实施为期十年的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重生计划。对昔日有恩于他的莫雷尔船主报恩,不仅将这位前雇主从濒临破产的边缘拯救挽回并对他的儿女照顾有加,最终还将财产赠与了他们;而对当年陷害他的唐格拉尔,费尔南以及维尔福等人,他以悄无声息的方式将他们从已有的崇高名望上推倒并坠向绝望的无尽深渊,疯的疯,自杀的自杀,都得到了该有的报应。

基督山伯爵,就如他自己所描述的,凌驾于所有现存世人之上,但仍以谦卑地姿态敬畏和感激着天主,深谙人性并充分地利用之,不紧不慢地将所有事情引向自己想要看到的方向,伸延落实。

伯爵进入巴黎开始踏上复仇之路的过程是小说中最精彩的部分。小说把坏人抬到很高的位置,昔日的渔民费尔南成为了德·莫尔塞夫伯爵,会计唐格拉尔成为了百万富翁,而维尔福成为深受赞誉、公正严明的检察官。

面对这几座巍然屹立的大山,伯爵要怎么去撼动呢?

从坟墓里爬起来的基督山伯爵,颇有造化弄人的意味,力往狂澜地,将一些看似毫不相干的千丝万缕一点一滴地聚拢在一起。

他在路过君士坦丁堡时买下被费尔南贩卖的阿里国王的女儿海黛以在未来的某天在听证会上揭露莫尔塞夫不为人知的叛徒一面。

他将唐格拉尔夫人与德·维尔福的私生子塑造成意大利的卡瓦尔坎蒂亲王,不仅迷惑了唐格拉尔将他的女儿欧仁尼嫁给了这位富有的“亲王”,还让这位“亲王”在事情败露后,面对着义正言辞的维尔福检察官,在法庭上当场指认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就是眼前的这位检察官,打得维尔福一个措手不及。

他将番木鳖碱的毒药配制药方顺水推舟地给了维尔福夫人,后者为了给儿子获得财产继承权狠心地毒杀了三条生命,东窗事发时被丈夫逼着服毒自杀,还顺带捎上自己的儿子……

事情到了尘埃落地的阶段总让人惊讶咋舌,唏嘘不已。事态发展跌宕起伏,矛盾的直面冲撞让这部小说产生了戏剧般的强烈效果。

小说塑造的人物形象各色各样,鲜明丰富,将不同性格、不同身份、不同地位的人所做出的决定、所展现的心理活动、所付诸的行动描述得淋漓尽致。

万千的故事总离不开谈论人性这个话题。

不被外人认同的法老靠着鱼骨、灰烬、衬衫写出了一本书;忠诚正直的马克西米利安信守承诺终得幸福;贪得无厌的卡德鲁斯自食其果落得一个不得好死的下场;多愁善感的伯爵夫人梅塞苔丝至始至终忠贞不二最后得知真相跟着儿子弃夫而去。这部小说既能看到人性难得的高贵和光辉,也能感受到人性常见的贪婪和丑陋。

一些事情做了你总觉得无关紧要,但它也许就在那一刻开始悄然地改变你的心迹;你惊喜地发现事后无人知晓,庆幸激动的你终于说服了自己从此闭口不谈,你越来越出格、越来越胆大妄为,终于有一天纸包不住火,你痛诉地说你也不想这样的,忏悔时才觉得一切不可思议。小说里有一段话让人颇有同感

我们的过错,十有八九是在‘必须如此’的似是而非的借口下铸就而成的。事情过后我们才发现,这桩在亢奋、恐惧和谵妄中犯下的过错,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可以不让它发生的。与它不同的那种正当的做法,我们当时由于盲目不曾看到,这会儿却清楚地显现在眼前,又容易又简单。你不禁会责问自己,为什么我偏偏那样做,而不是这样做呢?

背负的罪孽如果只有上天和自己知道,那么这件事情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当作没有发生过吗?不,它仍然占据你内心的一部分,它会让你入寝难安,它就像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永远血淋淋的不会收口。但在夜深人静里独自舔舐远没有在烈日下被人赤裸裸地重新撕裂那般难受。

就如维尔福在前往法庭前,为了维护名誉和尊严,他可以无情地勒令夫人服毒殒自尽,但当他的罪恶行径在纵目睽睽下被揭露的时候他竟然幡然醒悟,开始能够理解作为母亲为儿子争取利益时所犯下的滔天大罪,想极力阻止接下来悲剧的发生,但已经来不及了。

骨子里的坏和恶真的不能通过善良和真情慢慢浇灌感化的吗?但为什么浅尝一点点蜂蜜的滋味就能很快地侵蚀一颗循规蹈矩的心从此判若两人?维尔福夫人初始时是出于母亲对孩子关爱,有那害人的想法时还是胆颤心慌的,但听了基督山伯爵的一番诡辩,慌乱的心沉静了下来,觉得自己这样去争取也是可以理解的,后面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细想一看,维尔福和维尔福夫人的事发轨迹其实是很相似的,为非作歹的事情其实早已板上钉钉成为了现实,之所以仍能够道貌岸然地立足于世上,用自信实诚的眼光注视着所能看到的一切,只是因为不被他人所知,事情未曾败露而已。其实每个人多少都有罪,依靠着那块遮羞布才能体面地活着 。

物质上的充盈永远代表不了精神上的富足。当德布雷发现梅塞苔丝和阿贝尔这俩母女拿着五千法郎仍觉得富有,而唐格拉尔夫人掖藏着一百五十万法郎仍觉得备受羞辱时,他对着手下的职员发了一下午的坏脾气。我看到了德布雷面对自己的无力感和虚无感。

总之,虽是造化弄人,但也一手铸就,一切都失去意义了才是更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