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至上的路上,请系好安全带

2094

偶然的一个机会在网上看到过一段话,大意是说一个手机制造商大佬在某饭局上自诩说他打造出来的智能手机才让不少人的生活从此有了意义,不然他们得有多无聊。

看完令我感到猛吃一惊,让我瞬间联想到这么一个现象,几乎每晚在上班回家的路上,总能看到不少收工休憩的民工围绕在某家提供免费WIFI的高档餐厅门前蹲坐着,他们的目的并不是吹吹冷气聊聊天,而是无一例外地,全神贯注盯着各自的手机,时而动动手指上下滑动屏幕,不时迸发出一阵会心畅快的笑声,漠然不理会周遭的情况,甚像是活在了另一个世界。就这样他们一如既往地、如愿地度过了一个欢愉的夜晚。

对他们来说,似乎晚上的时间用于反思今天、思考明天并没有多大的价值,至多也就是想到今天干活效率低了那明天多加把劲就行了。

人与人的差距就在于如何利用晚上那八点到十点这两个黄金小时?还记得三个砌墙砖工的故事吗?这些故事对他们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唯一的作用是,别人就此可以理直气壮地将造成他人无能的责任归咎于当事人自身,完全忽略掉了其他因素的影响。

以前一个习以为常的现象是,不管是否已穷到食不果腹、衣不遮体,对于吸烟的男人来说,他们总能千方百计地保证烟不离手。时过境迁,而现在替代其位置的却是一部能够连接上网的智能手机。

只要提供网络接入的环境,一台联网的终端,其他似乎都变得无足轻重了。据财务报告指出,国内三大运营商在2017年日均赚取净利约3.65亿元;2017年国内手机出货量首次出现下滑但仍达到4.91亿台,手机的普及和受众热度就此可见一斑。

硬件基础设施跟上去了,当然对于相辅相成的软件服务建设也毫不逊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比如成立于2012年的字节跳动,在腾讯阿里的夹缝中跃然崛起,旗下的今日头条、抖音等产品瞬间吸引了大众的眼球,迅猛占领了国内的市场,又激起了一阵全民热潮。屏幕随着不断上下滑动的手势在拼命地向你展示“永无止尽”的强大力量,惊异兴奋的表情在反射光照耀的脸庞上不断变换着“还有这种操作?”的五颜六色。

这些共同助力打造的悉心服务造就了如今全民欢愉、娱乐至上的一片繁荣热闹的时代。

奋斗即幸福
娱乐即梦想
物质即富有

得益于互联网技术裂变跃迁式的发展,科技不仅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各方面便利,同时也改变了我们的消费观念和娱乐方式。

娱乐消遣的门槛从未如此之低,快捷支付立马充值到账,不用下载应用程序即可上手小游戏,各种“深得人心”的诱惑、出其不意的招式无孔不入、无微不至,不得不让人招架不住,垂翅落败。与其斗智斗勇不如“奋不顾身”地纵身一跃,领略一番风驰电掣的滋味再来谈论今夕是何年。

值得注意的是,在经济和政治界有个广为人知但大众知之甚少的理论,称为奶头乐理论,这概念主要是讲:

由于生产力的不断上升,世界上的一大部分人口将会不用也无法积极参与产品和服务的生产。为了安慰这些“被遗弃”的人,他们的生活应该被大量的娱乐活动(如网络、电视和游戏等)填满。以此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和不满情绪,让他们更能接受自己的境遇,避免出现你死我活的阶级冲突,稳固不同阶层的既得利益。

知道这个理论后是否也会让你感到背脊一凉,冷汗涔涔?在这个欣欣向荣好不热闹的场面背后竟然也有一条深深的等待兜底的套路。

未来二八分配的现象不可避免地会出现,80%的资源终究会流向那20%“擅长会过日子”的人,但如何安慰那剩余的被边缘化的80%的人,这个问题亟待解决。

奋斗即幸福
娱乐即梦想
物质即富有

我模仿着《1984》里老大哥的真理口号再喊了一遍。

“那是睿智的年月,也是愚昧的年月,我们面前无所不有,我们的面前也一无所有。”狄更斯在《双城记》里说的话,此时多少感到有点应景。我们的快乐建立在触手可及的娱乐享受之上,娱乐无处不在,消费无时不有,沉浸其中这让我们对其见怪不怪,渐渐地,我们变得松懈,开始失去了防御性的警惕。

美国媒体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尼尔·波兹曼于1985年出版了一本《娱乐至死》的书,这本书阐述媒介演变迭代历程并抨击电视媒介对文化教育、人类认知带来的负面影响。

该书创作于20世纪80年代,当时个人电脑才刚刚崭露头角,远远还未能到普及的程度,波兹曼在书中只能分析阐述电视媒介给民众带来的影响,并表达了自己对比深深的忧虑。如果波兹曼有幸看到如今个人电脑、智能手机给人带来的翻天覆地的改变,不知又会作何感想?

美好的享受体验感不断地被拔高,这致使人的容忍程度变得越来越窄,对服务的要求也变得越来越苛刻,稍一怠慢就变得烦躁不安。无加节制的一味满足使得人的享受阈值变得越来越高,以往能够让人兴奋激动到恰如其分的力度,现在已然不能够满足了,要找到以往的感觉还需猛地往上加大剂量。

心理学上有个术语用于描述这种现状,即感觉适应——感觉系统对持续作用的刺激输入的反应逐渐减小的现象

人的欲望是无休止尽的,快乐和满足总是相对的,人有了更多却想着要更多,这种特性没有优劣可言,就像技术没有好坏之分,关键的是看掌舵的人将船头朝向了哪个方向。

卢梭曾说:人生来自由,但无往不在枷锁之中。深陷在互联网的浪潮中,每个人都很难避免不受冲击影响,我们所能做到就是提高自身的警惕,不被物质所牵制束缚,学会并勤于思考。

在我喜欢读的书《文学回忆录》里,木心也不由痛惜到:

科学跑得太快,人文跟不上,知识爆炸,炸死了人性

人是有思想的芦苇,但不希望只是站在淀边随风摇曳,我们也不要肆无忌惮地过于放纵自己,因为像瘾君子般受制于物质,脱敏于喜怒哀乐,我是不愿意看到的。

这也是公众号起名为物役记的初衷。

我们的痛苦并不是说我们不去思考,而是忘了我们该如何思考。我们的焦躁并不是说我们不知道如今信息过载,而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对付。愿我们都能先独善其身。